· 学校主页  · 怀念旧版

哈工程教师于涛被评为“终身示范主讲教师”

发布时间:2014-01-15  浏览次数:712

“学高数,找涛哥。”在哈尔滨工程大学的学生中间,流传着这样一句顺口溜。有些同学为了听一节“涛哥”的课,甚至不惜挤在窗台上。“毕业快10年了,能记起来的老师不是很多,但是对‘涛哥’的印象特别深,微积分被他讲绝了,这么晦涩的课到他那里,变得简单明了,一堂课能听到两三次雷鸣般的掌声。”一位从哈工程毕业的人这样评价“涛哥”。最近,“涛哥”又被哈工程评为“终身示范主讲教师”,而此前获得这一荣誉的,全校只有一人。“涛哥”的大名叫于涛,是哈工程理学院的教授,为大一新生讲授《微积分》和《线性代数》,为研一学生讲授《数学物理方法》。10日,记者采访了于涛老师,并有幸旁听了他的高数课。

高数讲得简单明了 学生挤坐窗台蹭课

1010时许,逸夫馆内能容纳200多人的逸02教室几乎坐满了学生,有些甚至不是理学院的。“因为现在刚开学,再过一个月,这个教室就能坐满,有的甚至只能挤坐在窗台听课。”于涛说,学生抢着听课,是对他教学的肯定,他感到很高兴。

都说于涛讲高数有一绝,记者在课堂中也着实领教了一番,“在大学中流传着这样一句话,‘从前有棵树,叫高数,上面挂了很多人。’”于涛幽默的开场白引来了学生的阵阵笑声。枯燥无味的《微积分》知识,经于涛一讲就浅显易懂了。在讲到数学的应用时,于涛举了一个很生动的例子,“从一叠扑克牌里抽出一张,怎样知道抽出的是哪张牌?”说着,于涛在黑板上写下了一串数字,首尾项一加、再一减,那张牌很快就被找了出来。“学会这个方法,我们也可以当魔术师了。”于涛说。

记者注意到,整个教学过程中,于涛始终是笑着的。他用一个故事来解释数学思想,“第一问:一个空水壶,目的是烧开一壶水,工程师是打满水后烧开,数学家也这么做。第二问:有半壶水,但要烧开一壶水,工程师将半壶水打满再烧开,而数学家则是倒光那半壶水,然后回答:‘请见第一问’,解题完毕!”引来了学生阵阵掌声和笑声。

实行提问“连坐法” 学生水平全掌握

据了解,今年50岁的于涛在1987年毕业于复旦大学数学系,随后被分到东北林业大学教书。在1994年,他被调入哈尔滨工程大学理学院,这一干就是20年。教书多年,于涛有着独特的教学方法,除了使难懂的知识变得简单、明了以外,他对学生的要求也十分严格。这种“严”体现在课堂提问上,他实行提问“连坐法”,能很好掌握学生水平,然后“对症下药”。

于涛解释说,所谓“连坐法”就是,他提问一个学生,如果该生没答出来,那么就会向该生同寝室的其他同学提问,如果这些人也没答上来,他就会重新将这部分知识讲一遍。“如果一个人不会,还可以说是这个学生学习不认真,但要是整个寝室都不会,那就是我这个老师的问题了。”于涛认为,寝室中容易形成学习小组,如果整个寝室都不会,就是共性问题。这种方法可以“逼迫”学生自主学习。

收到学生提问邮件 全部当面解答

于涛一年330堂课,每堂50分钟,此外一年还要进行20多次,每次两三小时的讲座。就算这么高频率的教学,一些学生依然感觉时间少,经常在微信上与他沟通,甚至会直接将不会的题目拍下来,发给于涛。不过,于涛不会直接给出答案,总是点到即止,下次上课时再面对面地讲解。

“我不喜欢通过电话讲题,总觉得那样讲得不清楚、不直观。”于涛说,迄今他收到上百封提问邮件,而收到的提问微信更不计其数,但他都是当面进行解答。“高数很难,我就是想把它变得简单一些,把生活中的例子和故事融入到数学中去,让学生接受得更快,让每个学生都能感受大学的美好时光!”于涛感慨地说。

文件汇编  |  相关下载  |  数据统计  |  工作简报  |  办事指南  |  院长信箱  |  访问统计  |  相关链接
© 2017 哈尔滨工程大学研究生院
地址:哈尔滨市南岗区南通大街145号哈尔滨工程大学1号楼 邮编:150001 电话:0451-82518910
管理维护:研究生院 技术支持:信息化处